“关税战”卷土重来 陷入紧张的全球贸易会有好消息吗

    资料图:厦门东南国际航运中心。中新社记者 吕明 摄

    资料图:厦门东南国际航运中心。中新社记者 吕明 摄

  美日化解贸易冲突的一幕会重演吗?

  文/佩妮洛皮·寇吉亚诺·哥德堡

  自2018年以来,“关税战”卷土重来,贸易紧张日益加剧,许多观察者发出全面贸易战警告,甚至说全球贸易体系都有可能崩溃。

  当然,这不是美国这些年来第一次试图用贸易政策扩展自己的利益。1971年,尼克松政府对所有进口商品征收10%关税,以阻止美国经常项目赤字增加。后来,里根总统针对大量进口商品,实施了非关税壁垒。

  尽管如此,这些做法与最近的提高关税政策都有重要区别。首先,时机出人意料。直到2018年,全球化似乎都是一股不可阻挡、不可逆转的力量。国际贸易被认为是完全自由化的,任何对于贸易壁垒政策的探讨都会遭到学术界和决策圈的猛烈批评。更奇怪的是,一边是美国保护主义的崛起,一边又是美国失业率位于50年来的低位,股市节节上涨,国内生产总值增速高达3%左右。

  美国近期贸易政策的优先出发点似乎是这两个:保护进口竞争行业中的就业,以及强调对世界贸易组织没能有效解决当前贸易体系本身问题的失望。后一个动机让当前的保护主义不同于近期的其他几次,并变得更加危险。

  毕竟,用贸易政策保护国内就业不是什么新鲜事,尽管早已过时。大部分决策者现在都认为,对于开放的、不断变化的经济环境下的失业工人,再培训和重新配置补贴等国内政策更加有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通过重新谈判中的小修小补就得以延续,就是一个明证。

  因此,真正的问题出自于当前贸易体系及其各种缺陷。原则上,这些问题应该在世界贸易组织框架下通过多边谈判去解决。但实践中的处理方式则往往是特事特办,通过冗长的、过于官僚化的流程来解决,常常无法触及问题的根源。

  当前贸易纠纷的中长期影响仍有待观察。通过计算一般均衡模型等仿真预测,最近的提高关税政策,其影响绝没有达到灾难性的程度。

  更大的危险在于今天的政策变动将会不断地创造不确定性,从而导致投资行为的减少。相关学术研究一再显示,总体上投资者对于经济环境的变化十分敏感。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基于规则的贸易体系和全球价值链,其不确定性会在将来日益升高,这对于投资的影响是让人担忧的。

  此外,美国和中国等大型经济体能够从当前的变局中脱身而出,当然也要付出代价,但是小一些的新兴经济体的损失将更为惨重。对于许多小型经济体来说,贸易是摆脱贫困的良方。它们通过遵守世界贸易组织的普遍规则,来抵挡来自国内游说集团和特殊利益群体的压力,实现经济发展。

  对当前局面的一个乐观看法是各国会坐到谈判桌前,最终形成更有效的多边体系。这套体系可能将包括世界贸易组织改革、服务和电子商务贸易自由化、限制补贴和保护知识产权的协定,以及更深入的跨境监管协作。

  乐观主义者肯定会拿20世纪80年代来与当下作比较,当时,全球贸易体系因为美国和日本之间的贸易关系紧张加剧而受到挑战。但最终这一体系没有崩溃,而是变得更加强大,美日间的贸易冲突得以化解,为过去三十年的超全球化奠定了基础。

  也许,未来的国际贸易亦当如此。也有可能不会。对那些担心贸易未来的人来说,2019年唯一的确定性是,这将是令人紧张的一年。

  (作者系世界银行集团首席经济学家、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美国经济评论》前主编)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6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